新聞熱線:0833-2445385 廣告熱線:0833-2442059 QQ:360552222
奶奶的醬燒鴨
2019-10-11 09:03 來源:三江都市報

  楊力

  多年以后,奶奶講起當年她用一碗醬燒鴨征服爺爺的故事時,仍一臉幸福。

  那是1949年,新中國剛剛成立,在川西壩子生活的奶奶進了糧食公司工作。那時的糧食就是國家重要命脈,所以部隊抽調了很多精英留在地方工作,其中就包括后來成了我爺爺的一名北方兵。

  爺爺是北京人,說一口悅耳動聽的普通話,身材很好,整個人很帥。爺爺是公司秘書,每天抱著文件去奶奶那兒。在奶奶學習文件的時候,爺爺就默默坐下來靜候,奶奶一字一句學得很慢,兩個人仿佛都要給彼此留下足夠的欣賞空間。

  中午吃飯的時候,很多女孩爭相在食堂找好位置,期待帥秘書能湊巧坐在自己旁邊。食堂的師傅是個川菜大廚,時不時忘記了照顧北方兵,把菜做得又麻又辣,爺爺吃得直吐舌頭滿臉大汗。每當這時爺爺就說,他很懷念以前在北京吃過的醬燒鴨。

  奶奶不知道什么是醬燒鴨,但她打探到,北京人做菜離不開醬,比如全聚德的烤鴨就需要一點甜醬作輔佐。恰好奶奶的母親,也就是我的祖奶奶在家里養了一只蛋鴨,奶奶于是計上心來。

  奶奶去扯了一把溝渠邊的馬桑樹籽。馬桑樹籽有一定的麻醉作用,搗成泥混在鴨食里,蛋鴨吃了就偏偏倒倒像是喝醉了,倒在地上不省“鴨”事。

  一只蛋鴨艱難到手,還需要甜醬。奶奶就把祖奶奶自釀的豆瓣醬加上那時候最時興用的紅糖,攪在一起做成了想象中的甜醬。

  很多事情就這么不可思議地發生了,奶奶用她過人的想象力和創造力,用自制甜醬燒了一盤混搭著川菜和京派風味的醬燒鴨,直接瓦解了爺爺的胃。

  在上世紀50年代一個很普通的中午,當著公司所有人齊聚食堂的工夫,奶奶十分霸氣地把那份事前蒸在食堂鍋里的醬燒鴨,香氣四溢地端在了爺爺面前,爺爺在一種久違的味道面前矜持了片刻,終于抵不住親情與愛情的召喚,流出了百感交集的淚水,繳械成了“愛的俘虜”。

  多年后爺爺奶奶對兒孫們說,其實醬燒鴨本身不足為奇,做出的味道也說不上正宗,但小小的一道菜,既證明了老一輩人對愛情的用心與呵護,也映襯出一個時代的足跡。

(責任編輯:陳霞)

斗斗十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