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熱線:0833-2445385 廣告熱線:0833-2442059 QQ:360552222
男子伸手進虎籠被咬截肢 馬戲團賠償20余萬
2019-10-11 20:58 來源:樂山新聞網

  樂山新聞網訊(記者 徐梓勝)2016年年底,犍為智障男子楊某將手伸進老虎籠,不幸被老虎咬傷,左手截肢被鑒定為六級傷殘,男子起訴馬戲團和犍為縣文體局進行索賠終有結果。10月11日,記者從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獲悉,該案已經審理終結,法院認為,馬戲團看管不力,未做到安全管理,判決馬戲團賠償20.5萬元,駁回原告的其他訴訟請求。

  悲劇

  男子伸手進虎籠遭咬傷 左手截肢六級傷殘

  2016年12月30日下午,樂山市犍為縣城發生一起老虎傷人事件,一名男子將手伸進馬戲團的鐵籠,被里面關著的老虎將手咬傷。

歷史報道圖片

  涉事的馬戲團來自山東,來犍為縣演出已有約一周,馬戲團證照齊全,也在當地備了案。演出每天晚上進行一場,下午會將老虎等猛獸關進鐵籠,然后用小貨車拉著在縣城做流動宣傳。12月30日下午,馬戲團在縣城宣傳后,將宣傳車停在馬戲棚外,車上的鐵籠內關著老虎。當天下午4點10分左右,犍為縣龍孔鎮的楊某將手伸進了鐵籠,受到老虎抓、咬。事發后,馬戲團工作人員驅趕開老虎,將楊某救下,但其左手已受傷。隨后,楊某被送往犍為縣人民醫院緊急處理,后又轉院至樂山市人民醫院救治。

  楊某的出院診斷為左手、左腕虎咬傷、左手毀損傷感染、左手腕截肢術、智能低下。2017年4月,樂山科信司法鑒定中心出具鑒定意見,楊某的傷殘程度被評定為六級。  

  法院查明,楊某系天生智力障礙,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其母紀某為其監護人,事發當時監護人并未在場。

  起訴

  馬戲團和犍為縣文體局共擔責任 索賠60余萬元

  事情發生以后,監護人紀某申請了法律援助,起訴了馬戲團和犍為縣文體局應承擔賠償責任。

楊某截至前后

  紀某認為,楊某雖因天生智力障礙,系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但可以從事與其民事行為能力相適應的勞動并獲得收入,之前也在幫人從事農活獲取收入,如今左手截肢,喪失了部分勞動能力。

  同時,犍為縣文體局在相關監督管理責任存在問題,也應承擔賠償責任。

  據此,紀某向馬戲團和犍為縣文體局提出索賠請求,包括殘疾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假肢安裝費元、鑒定費、住院伙食補助費、誤工費、護理費、交費住宿費等,共計60余萬元。

  判決

  馬戲團主責受害人次責 文體局無責

  犍為縣人民法院對此案進行了一審,認為該馬戲團將裝有老虎等危險動物的車放在人流量較大游樂場旁邊,安排一個工作人員同時看管兩輛裝有動物的車,看管不力導致楊某被老虎所傷,對其受傷應當承擔70%的主要責任。楊某只是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不是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對自己的行為及后果應有一定的認知和判斷能力,因此應承擔30%的次要責任。

  同時,犍為縣文體局不是本案的侵權主體,其也無安全管理的義務,因此要求犍為縣文體局賠償沒有法律依據。

  經法院認定,楊某的損失為殘疾賠償金、精神撫慰金、假肢安裝費、鑒定費、住院伙食補助費、護理費、交通住宿費,共計28.8萬元。該馬戲團承擔70%的賠償責任即20.1萬元。

  一審判決后,原告認為案件中殘疾賠償金計算標準;楊某的誤工費、被扶養人生活費;對涉事馬戲團進行審批許可的犍為文體局應否承擔責任存在爭議,遂提起上訴。

  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進行了二審,法院認為受害人所提供證據均不能證明其在事故發生前在城鎮生活居住、生活或收入來源于城鎮的待證事實。一審法院按照農村居民標準計算楊某殘疾賠償金并無不當,予以維持。

  關于犍為文體局未盡到監督管理責任、應承擔賠償責任的主張,法院認為犍為縣文體局并非演出活動的組織者,對演出安全沒有安全保障義務,致楊某受傷的行為并非犍為縣文體局監督管理職責瑕疵所致,故該局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對此法院認為,馬戲團屬于專業表演機構,系動物飼養人,楊某因馬戲團飼養的動物造成其人身損害,馬戲團應依法承擔民事責任。馬戲團用危險動物進行表演時,對安全措施負有高度的注意義務。馬戲團將裝有一只老虎和一只熊的鐵籠子放置在兩輛宣傳車上,并停放在游樂場旁邊,僅安排一名工作人員看管,未盡到謹慎的安全管理義務,存在重大過失,應承擔賠償責任。楊某屬于限制行為能力人,其獨自外出并將手伸進裝有老虎的鐵籠后造成損害,其監護人未盡到監護義務,亦有一定的責任。根據案件情況、過錯程度、因果關系等情節酌定確定馬戲團承擔主要責任,楊某承擔次要責任。

  法院終審判決,一審對殘疾賠償金、護理費的認定正確,誤工費應重新計算。楊某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損失為29.4萬元,馬戲團承擔70%的責任,即20.5萬元。

  律師觀點

  四川佛都律師事務所主任王煉認為,法院判決理據充分,公平公正。案件中馬戲團與監護人都有責任。老虎、熊等動物具有危險性,應當重點看護,防治意外發生,但馬戲團僅派一人看守,對損害的發生沒有盡到審慎注意義務,從源頭上導致了悲劇的發生,馬戲團對于受害人身體健康權受到侵害有絕大部分責任,占主責,受害人將手伸進去導致被攻擊,占次責。

  司法解析

  為什么要判馬戲團承擔主要責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七十八條規定,飼養動物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能夠證明損害因被侵權人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擔或者減輕責任。

  該條規定了動物致人損害的歸責原則為無過錯責任原則,即飼養動物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應承擔賠償責任,其免責事由僅為受害人故意或者重大過失。同時,其免責的另一個前提是動物飼養人或管理人對損害的發生沒有過錯或僅有輕微的過錯。若動物飼養人或管理人對損害的發生亦存在故意和重大過失的,其不能以受害人存在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而免責。

  本案中,馬戲團屬于專業表演機構,其將飼養的老虎和熊向公眾展示時,具有更為審慎的安全保障義務。但該馬戲團僅留一人看守兩輛宣傳車,顯然未盡到基本的安全保障義務,其行為對楊某損害的發生具有重大過失。

  為什么受害者承擔次要責任?

  楊某屬于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而監護人具有保護其人身權利、財產權利以及其他合法權益的職責。楊某的監護人明知其天生智力障礙仍讓其獨自外出,導致損害結果的發生,應自負部分責任。

  法官提醒

  動物飼養人或管理人注意:飼養的動物造成他人損害的,需承擔賠償責任,僅在自己無過錯或有輕微過錯,且受害人存在故意或重大過失時才能免除或減輕應承擔的賠償責任。

  法律禁止個人飼養烈性犬等危險動物,一旦其造成他人傷害的,動物飼養人或管理人應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監護人應履行自己的職責,保護好被監護人(如未成年人、智力障礙等完全或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員)的人身、財產權利以及其他合法權益,避免不必要的悲劇發生。

(責任編輯:葉李)

斗斗十三水